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Z稿生活 >向伤心说安安你好 ! 把坏心情回收再利用 – 专访诗人怡安

向伤心说安安你好 ! 把坏心情回收再利用 – 专访诗人怡安

分类:Z稿生活  / 时间:2020-06-25 / 作者:


你有认识会写诗的人吗?或是,你自己喜欢读诗吗?以前总觉得「诗」这件事,基本上像是一个遥远的地名,像是伯罗奔尼萨?马达加斯加?我们听过几次,也有一些朦胧的印象,但总是距离遥远,有一种难以接近的感觉。

后来比较常读诗了,也有一些经常读的作者,怡安的「安好诗」是其中之一,读怡安的诗,常觉得「很轻」,也许是举重若轻,也许是因为年轻、也或许根本就是避重就轻。像她曾经用月球漫步写生活:

〈月球漫步〉:「搬到城市之后 / 我的体重开始减轻 / 每一天都失去 / 一部分的地心引力 / 有一天终于也开始月球漫步 / 轻轻跳一支生活的舞 / 用六分之一颗心 /去爱心、专心和分心」

这次有机会访问到怡安,关于她开始写诗的原因、即将出版的诗集,还有一些她对生活和自己的想法……

向伤心说安安你好 ! 把坏心情回收再利用 – 专访诗人怡安
成为一个写诗的人……

F :如何成为一个诗人(或者写诗的人)呢?

安:小时候很喜欢看书和写东西,也因此大学唸了中文系,我加入大学的诗社,也上了一些写诗的课,并且在那里写下生平的第一首烂诗,是关于「死亡」的诗。还蛮有趣的,一首关于生命「终点」的诗,后来成为我写诗的「起点」。

大部分的诗人,都习惯自谦为写诗的人,我猜是因为诗人这个词就像文青一样,大家都有一些固定的成见,或一些标準。所以我也把自己定位成写诗的人好了。
F :在这幺多文学体例里,散文、小说、极短篇等,为什幺会选择写「诗」呢?或是你会怎幺区分什幺样的题材,要用什幺样的文体?

安:我最早比较喜欢写散文,大学期间也尝试过小说、寓言、诗等文体,最后大部分的创作都是以「诗」为主。我觉得原因可以分成内在跟外在两个因素:外在原因,是因为我加入了诗社,大量接触写诗的人,也看很多诗集,彼此会互相讨论诗的作品;内在原因,可能是因为我是一个急躁的人,诗这种比较短小精炼的文体,通常完成的时间可以是是一瞬间(太夸张了),是比较可以用零散的时间完成的创作。
F :写诗的灵感大多来自于哪里呢?有没有最常写诗的空间或时间呢?

安:我经常在搭车的时候写作,以前有一段时间很常通勤,火车的车厢、客运的座位、飞机上、机车后座,经常移动非常疲惫,也很浪费时间,但是看着快速流逝的风景,我经常会想到很多事情,也比较有灵感。另外我有一个「写诗的点」,是情绪累积足够就会到达的点,我不知道别人有没有,可是那个点来临时,我就会知道我可以写诗了。
向伤心说安安你好 ! 把坏心情回收再利用 – 专访诗人怡安
一本把眼泪回收的诗集……

最近你要开始募资第一本诗集了,我很喜欢封面有一座湖泊的概念,有一个空间感,也有人跟我说很像一个嘴巴。我觉得也蛮有趣的,都是可以吞掉东西,而且进去了就出不来的地方。想聊聊你对这本诗集的想法?

F:能不能先跟我们介绍一下这本诗集?

安:嗯,我会说这是一本「人的书」

实际上,这是一本由很多「我喜欢的人」一起完成的作品,从整体设计、行销团队、企划、募资影片、配乐等,参与的人,全部都是我原本实际上就认识的朋友。另外有一些人可能没有实际参与我的出版,可是他们的离开或是陪伴,也都默默成为我的诗,是这本诗集的一部分。和别人相遇、相处、或爱或恨,甚至可以说是我的诗的主题。
F:为什幺会选择湖当作整体的设计呢?对你来说「湖」是什幺样的空间?

安:我写过一首很长的系列组诗〈我多幺想成为你的湖 01-06〉,这是我自己非常喜欢的作品,当初在和企划讨论之后,也发现「湖」带给人的印象是朦胧的、宁静、安静的,跟我的诗,给别人的印象是一致的。

想像一座,藏在山谷中的湖,经常被浓雾掩盖,但是在阳光洒进来时,你会隐隐约约,看见那边闪烁的湖光,在那里,你可以从兵荒马乱的生活中躲藏,并且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。
F :所以是一个抽象的空间吗?或是实际生活中有办法遇到?

安:我想实际的生活中,也绝对有这种地方,只是目前我还没找到。找到的时候我就会搬过去,住在那里。
F:安好,好像是一个广泛的感觉,你会怎幺形容「安好」这个状态?

安:我觉得每个人都可以定义安好!但我自己的定义就是「对伤心说安安你好!」生活里会遇到很多讨厌的事情,我也有很多平凡又庸俗的伤心,比方说为钱担心、比方说对旅行有憧憬、比方说为感情起起伏伏,但我这个人又很节俭,如果眼泪就这样流掉的话,未免也太亏了!既然都已经要伤心了,我就想把这些坏心情、眼泪、讨厌,回收一下通通都写成诗,才不会浪费。
F:你最喜欢的诗集?为什幺?诗集对你来说是什幺?

安:我第一本喜欢上的诗集是《妖怪纯情书》,封面是大红色的,收录包括鸿鸿、夏宇等人的诗。那是第一次,我感觉到触碰到一个奇妙的、回不去的地方,我开始进入诗的殿堂,对我来说,那样的一本诗集,不 一定是那一本,但一本「好的诗集」,是一整个诗世界的入口,像通往纳尼亚的衣柜。
向伤心说安安你好 ! 把坏心情回收再利用 – 专访诗人怡安
不写诗的时候 ?……

其实「写诗」这件事,会不会是一件相对比较奇怪的事?有时候我会不知道诗人是不是一直都这幺伤心?过得这幺黑暗?或是不是非得要这幺「看不开」。或者只是想知道写诗的人平常怎幺度过不写诗的时候,如何看待琐碎的事情呢?

F: 不写诗的时候最常做的事情?

安:力争上游,努力变成成功的人。
F:最近遇到的一个充满诗意的事件或当下?

安:去了一间第一次去的咖啡馆,对那里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听到感动的歌,投入到忘了时间。
F :「写诗」这件事对你的生活来说,是否有造成影响?最大的影响是什幺?

安:肯定有!最大的影响,是让我能发现很多事情,好像近视的人戴了眼镜一样。我发现自己是特别的;我发现我会伤奇怪的心,对不应该再提起的人念念不忘;我发现我容易难过,但并不软弱;我发现每件事都可以有另一种视角;我发现有些陌生人能够理解我的诗,同时,有些人说爱我但从不看我的诗。
向伤心说安安你好 ! 把坏心情回收再利用 – 专访诗人怡安
当伤心变成平静、当近视的人戴上眼镜,从这次访问和她的作品里面,我们好像看到一个很「中间值」的人,没有对、没有错、没有深不见底的黑暗,但也没有充满希望的正能量,「温温的」是很多人形容她的用词。

我觉得二分法,其实一个很粗糙的分类方法,好像你不选择同意就是反对,怡安的诗其实是想描述一个「灰色的」中间状态,像她的〈我没有变成更好的人〉「对了,你知道吗后来 / 我没有变成更好的人 / 日子没有更晴朗 / 诗没有写得更顺畅 / 生命的那些困惑 / 也没有遇到聊得来的答案 」 也在描写一个不好不坏,卡在生活中间的过程。

但对她和我来说,中间的部分,都比结果和答案更为重要。
更多关于:安好诗

 


谙事LL逸生活|汇集最新资讯新闻|每天学习一些|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·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